大纪元副刊
我为何对算命感兴趣?(上)
父亲本是大学老师,被共产党定为“历史反革命”,后半生困顿潦倒,中风无法就医,家中连五元叫车钱都没有。正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,便使得笔者自小有对人生、命运的反思:父亲前、后半生的大起大落,究竟是偶然的,抑或是有其内在必然的因素?
头头体育官网